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人物访谈>正文

李牧写《胡江的成长之路》

时间:2018-09-30 20:37:09    来源:大公新闻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结识胡江老师是在长春市百贷大楼16层,说话诺诺的样子。尽管头发稀疏,面部憔悴,鼻子红润,迈步有些撇,怎么看都实在。

  经谭彬介绍,明华作证,两人约定后半生相伴,然后每人一口酒。看来,胡江喜欢喝酒,酒量适中,可缓可急,有依从、随和性格,与谁都能相处得起。

  现在的胡江是长春科技大学建筑工程学院签约教师,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北京华夏兰亭书画院院士长春联络处秘书长,吉林市甲骨文协会理事,长春大公书画院终身院士,因他在大公书画院创建伊始做出贡献,被推举为第一届院长。他说自己是有证书的人,靠谱。

  胡江年逾六旬,微笑起来是慈祥、和蔼可亲的半大又不小的老人。

  他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生长在三年自然灾害的六十年代,毕业于文化大革命后期,从返乡又步入城市,在城市里孤身奋斗。这是他习惯说的,然而他并不是孤身奋斗。

  的确,胡江从一个学生回到农村又进入了城市,以一个农民的身份参加工厂劳动。那时候赋予这一阶层人群的名字叫亦工亦农。也就是说,一个农民的身份做着工厂工人的工作。

  后来,胡江从一个农民走进了工人队伍,再通过不懈的努力,走进了干部队伍。如果形容胡江,就是一句话:从一个路桥工人走入管理岗位,退休后成为大学教授,书法家。

  概括起来也一句话:胡江创造了他精彩的人生。

  成为书法家的事,胡江说是自幼在外祖父的熏陶下开始的。此后自学之路很漫长。

  2015年,他说在谭彬老师的赏识下走进了书法人群。在较短的两年时间,胡江在原有行书的基础上,再给自己压力。他曾顶风冒雨往返奔波在吉林市丰满区老干部大学路上,他对篆书和甲骨文书法产生深厚兴趣,旨在自学外围再突破。现在,他的篆书和甲骨文写出了自己风格。

  胡江对自己要求苛刻,常说的几句话是为人子要尽孝,为人臣要尽忠,为朋友要讲信,为事业要讲执着。简译说是一个人要有责任感,对父母、兄弟、子女有家庭责任感;对周围的人或团体有社会责任感;一言一行对民族和国家有责任感。

说到为人子要尽孝的时候,胡江谈了他的一些往事以及至今难以忘怀的遗憾。

  胡江出生在贫困的农民家庭,他的父亲母亲不辞劳苦冲破世俗观念,把他们兄弟四人送进了学校读书。他哥哥1963年毕业于长春工业中等专业学校,姐姐1964年考入长春水利电力学校,他和二姐都是1965年考入初中。这在普普通通农民家庭实在是不容易的,不说四个孩子读书,仅重男轻女就可毁灭多少青春与梦想。

  胡江成长有戏剧性的。1968年他返乡当了农民,后来莫名其妙进城当了工人。当时的农村方方面面还很落后,贫困的时代,人们很少有送孩子读书的观念,胡江父亲母亲的做法无疑是前前瞻前卫先知的。受过初级教育和家庭影响,这是胡江后来得以发展的基础。现在说起来他还是十分感动。

  老儿子大孙子,自然受到长辈的疼爱。也就是这种特殊的疼爱深深的扎在胡江的心中。他的父母晚年都是在长春,在他的家中离别的。他对父母的感情深藏于心。胡江写过《父亲的眼泪》、《想念我的母亲》和《悼父亲》和一篇悼念他父亲的散文诗,从中窥见到对父母亲的怀念。有一篇文章,充满着父子之情和他对父亲深深的爱;在想念母亲时,那种母亲的慈爱和思母之情描写的细腻。

  他说,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就是在母亲患老年痴呆症期间对母亲的一次厉言的顶撞。到现在为止胡江未能原谅自己。

胡江父亲去世时,他才26岁。父亲支撑着这个家,父亲的去世犹如大厦倾倒,对他的打击很大。

  他说,父亲的突然去世不仅是哀痛,他从此要承担起家庭的重担。突然之间,不知后面的生活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他说自己还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呀!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胡江站直了,肩负起责任,在心里立下了誓言,一定要把母亲侍奉好,让他愉快地度过晚年。

  25年后,胡江母亲去世了,别人对他留下唯一的遗憾,投去了赞许目光。

  胡江把为人臣止于忠赋予了新的概念。他说:“现在的社会已经没有封建时期的君臣关系了,有的只是自己对待周围的集体、团队、单位和领导者的关系,一个人必须维护好这个集体、团队和这个领导者正确的利益,忠于这个事业。也就是说有了这个集体、团队的存在,你才有了生活的来源、发展的平台;有了正确领导,这个集体、团队才会有好的未来。对领导不忠怎么了得。”

  胡江秉持这一理念,不管在哪里都能给所在的集体、团队带去温暖。

  他说,人生活在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信。《礼记•大学》中说与国人交止于信,其实“信”有更广泛的概念。父子之间有孝更有“信”;领导与被领导之间有“信”;亲友之间也需有“信”;在商在政也必须有“信”。

  后来得知,胡江在他离开家乡,尤其是他母亲去世后,他一直有一个愿望:在他有一定经济基础时,为家乡的人们做一点事情,这是内心的许愿,也是告慰父母在天之灵。

  胡江说,他父母在世时,为了供他们兄弟四人念书,遇到困难时总会有好心人相助。尽管是几块钱也得有人敢借给呀。

就为这,胡江念念不忘。虽然帮助他们的人已经作古,但还有他们的后代。

  在2014年的冬天,胡江顶着凛冽的寒风为家乡安装了6盏太阳能路灯,了却了一份心愿。

  2016年春节前,胡江带着病后未愈的身体回到家乡,自带笔墨为全屯的人家每人写了一副大红的春联。他说只要他活着就要坚持下去。书画界的同仁们认可胡老师,也正是他人格的魅力。

  为事业要执着,这是胡江一直奉行的准则。

  胡江进城时很兴奋,没有感觉农民工的屈辱。他感恩时代赋予弄潮。虽然还不知道前途在哪里在何时,但他执著的去做好每一件事情,韧劲、意志再造一个胡江。

  在市政集团,胡江从一个力工掌握了生产工艺,用了几年时间;从一心一意做好本职工作到专研管理技术,成长到集诸多管理于一身的中层领导,用时20年。

  胡江不满现状,孜孜不倦的专研业务。他于1994年应吉林省造价站邀请组织办公室全体人员编写了吉林省《市政工程预算教材》。也就是从那时起,胡江手里有教案,成了长春市建筑职工业余大学的培训教师;2015年成为长春科技学院签约教授。

  凭着执着劲头,胡江完成了他人生的第一部著作《拾遗集》。在这篇著作里,他写了17万字的个人成长史《我的前半生》,同时也有一些散文、诗歌、摄影作品和书法作品。

  在20161210日,胡江个人四体书法展在大公书画院举行开幕仪式。展出真草隶篆甲骨文等书法作品70余幅,谐音是为他健康祈福。

  那时,胡江病还没有十分的好。四体书法展前出了作品集《忆画缘》,在作品集首页写了《李牧致辞》。

  胡江个人四体书法展很成功,让人们开始认识他、目睹了他装帧讲究的行楷作品《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以及《元曲三百首》。

  2017年,大公书画院再次为胡江举行个人书法展,胡江个人有了品牌效应,真正溶入书法大家行列,邀请胡江的笔会也多了起来。胡江喜欢夜静时,笔与纸间的沙沙声。

  胡江的篆书长卷《春江花月夜》、《滕王阁序》和《兰亭序》作品许多人欣赏过。

  现在,胡江名气有了。他自己说,人需要坚韧不拔的精神,更需要遇上了好老师。胡江如数家珍一般,吴自然老师教他少走自学的弯路,逐渐了解了书法知识;在篆书和甲骨文方面得益于赵洪喜老师和任志刚老师,同学们的鼓励;很感激谭彬理论上的指导……。

  他最后说,要用余下的时间和精力去把书法这一国粹发扬光大,把它从文人的书斋请出来,走入平常百姓家。让老百姓知道书法,认识书法和喜欢书法,让书法这种传统文化传播的形式惠及每个普通人。

  2018年,胡江第三次个人书法展择日举行,闻而欣慰。他的百米篆书《大学》、《中庸》将亮相。

  祝福胡江向前进!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